新聞

庭院深深—鳳陽博物館與圖書館|遇見鳳陽

瀏覽:   時間:2020-07-31 14:21

鳳陽博物館和圖書館位于鳳陽政務新區C01地塊。該地塊北面為城市公園和政務新區綜合樓,南側與鳳陽皇城鐘樓遺址遙遙相望,形成鳳陽新區的規劃的重要軸線(點擊閱讀)。兩棟建筑分列軸線兩側,既各自獨立,又相互呼應,成為行政綜合樓和城市公園南側的門戶,將政府與人民聯系在一起,將歷史與現實聯系在一起,將鳳陽與世界聯系在一起。

▲城墻與民居理念-南北(左右)兩組板樓是“城墻”,其間層層疊疊的坡頂是“民居”

▲疊合錯落的“狂草”屋頂


說起鳳陽,據說朱元璋生在鳳陽,據說朱元璋在鳳陽出家(龍興寺),據說朱元璋的父母埋在鳳陽(皇陵),據說朱元璋曾把首都建在了鳳陽(明中都遺址),據說皇城遺址里發掘的文物有不少都是國家級的……據說還有很多據說沒有說起。這些“據說”編纂在一起足足夠寫幾十部歷史書,這些“據說”收集在一起滿滿能裝下一個博物館。這也許就是鳳陽博物館和圖書館的緣起之處,蘊涵著鳳陽人的歷史和自豪。

在博物館和圖書館的設計中,我們采用了一體化的設計原則,將兩棟建筑的形態和格局統一安排。兩棟建筑不僅延續了政務新區的建筑風格——灰色磚墻和深色屋頂,而且對建筑形式做了進一步抽象和創新。設計之初,我們將之前設計的政務中心“城墻與歷史”(點擊閱讀)的理念逐漸延伸和發展,形成了“城墻與民居”相互作用的一種建筑模式。兩棟建筑南北兩組板樓是“城墻”,其間層層疊疊的坡頂是“民居”。

城墻堅實厚重,形成對內的保護;民居錯落有致,創造出多個庭院。兩者相互穿插和滲透,營造出豐富的內外空間。兩棟建筑南北兩側板樓均設置觀景平臺,可以將近處城市綠化公園美麗的風景和遠處政務新區恢弘的建筑群盡收眼底。從政務新區中心廣場向南遠遠望去,一片片屋頂在綠樹掩映之下逐漸顯露和清晰,仿佛穿越了歷史時空。

建筑的 “夾心地帶” 由多個單坡屋頂體塊疊合錯動而成。其走勢盤旋曲折、一氣呵成,有如書法中連綿不絕的狂草;其軌跡或連或斷、有實有虛,頗有筆墨中虛實相生的趣味。這種形態上的“趣味”與建筑結構與功能的結合是設計的關鍵所在,也是建筑的生命所在。這里的“結合”不是一個口號,而是一種方法。它是在每個設計點的權衡,是對每個部位的推敲。

只有把每個細節都刻畫完善,才能有整體的流暢;只有在設計中走走停停,斤斤計較,才會有感官上的一氣呵成。建筑設計的艱苦在于此,其樂趣也在于此。

從外觀看,起起落落的坡屋頂是這組建筑的一大特色,十分吸引眼球。設計中如何將其變得更簡潔,更抽象,更完整,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屋頂排水系統的設計。

任雨水自由躺下來是一種做法,外接天溝和雨水管是一種做法,我們則選擇了最麻煩的內排雨水的做法,將屋頂墊層做厚并在每個坡頂向下的轉折處“藏”一道天溝。這一做法有效地截流了屋頂混有積灰的臟水流到墻面,保證了墻面的潔凈。

開窗形式從來是建筑的“重中之重”,我們在設計中則“自由揮灑”了一把。博物館和圖書館建筑立面上既有呈矩陣排列的方形窗,也有活潑跳躍的異形窗,而它們無一不與其室內要求形成及時的呼應。

每一個窗戶都嘗試著對其內部空間在視覺上的詮釋和延展。有的得其一角,有的縱觀全貌,有的輾轉連續,有的則驚鴻一瞥。從走廊里看上去上下飛騰的斜條窗,活力十足;而從庭院里看去它們又好像民居在城垣上的印記,古樸滄桑。

對于博物館和圖書館,簡潔流暢的室內空間可以使人們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展品和書籍上。什么才是簡潔的?什么才是流暢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體會。

在這里,簡潔體現在白色上,不僅僅是展廳和走廊的墻壁、天花,而且陽臺的欄板、樓梯的欄板、以及展柜甚至地面,我們都要求做成一體化的白色。通過一切可能的材料,將一切包裹起來。沒有了裸露的梁,沒有了突出的柱,沒有了管井與展柜的界限,所有的界面都在轉折中展開,空間流暢得象四溢的水,人們可以無處不去,只有在這白色背景下的展品、書籍才能讓人停下腳步。

勻質的白色與外墻陶土磚的灰色、通體磚的黑色相區別,顯露出內斂和抽象的個性。白色流動的氣質又使建筑外在的形體間的頓挫和沖撞達成一種融合。

“鳳陽“這名字聽起來似乎熟悉,卻又實在陌生。除了那首埋汰大明洪武皇帝的“花鼓曲”,有什么還能讓人想起鳳陽。但是,“鳳陽”對鳳陽人來說,再熟悉不過了?!盀槭裁唇续P陽?”,“丹鳳朝陽,明太祖皇帝朱元璋起的?!闭f這話時鳳陽人總會露出一臉的自豪感。在對歷史和文化的繼承下,鳳陽會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湖北体彩11选五